裁员轶事 (续)

用文字留住岁月的芬芳
打印 (被阅读 次)

第六感官

网络泡沫那几年,公司盈利下降,现金短缺,裁员声浪此起彼伏。一点风吹草动,都让人紧张万分。这种时候,人的第六感官似乎格外敏锐。

那天一早,我去上班,刚刚坐定,我的 manager 过来找我。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和我的寒暄,而是要我和他去开一个会。他在前面领路,并刻意和我保持距离。他的身体语言告诉我,他没有和我交流的愿望。时间还早,很多同事还没有进来,经过的隔间,大多数是空的。一切的一切,给我一种诡异的,不舒服的感觉。他推开了一间办公室的门,当我看到里面坐着的,分管我们部门的 VP 时,我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我是在最后的几秒钟,闻到了危险的气息。其实,我看到和听到的两个关于第六感官的例子,比我自身的体验要有趣得多。

那时,我的隔间背对着一块空地,经常有人从那块地方经过。一天,翌过来和我打招呼,问我怎么选择健康保险,因而认识了他。翌刚来,年龄在30上下,中等个子,身形却比一般中国人要壮实不少。不客气地说,应该是超重了。他来了一段之后,明显减重不少。和他聊天的时候,我还问过他,他说参加了一个减肥计划,效果很不错。

一天早晨,那片空地上传来一个愉快的女声:You are disappearing!我听到,吃了一惊,赶紧回头看。哦,是女同事 Tina 在和翌打招呼,我松了一口气,原来她是在夸翌成功减肥呢。中午,我和一个同事出去吃饭,在出口处碰见翌。他神色紧张,我们邀他一起去吃饭,他也不回应。吃饭回来才知道,公司当天有一批裁员,翌也在其中。

我们几个中国人,没了做事的心情,聚在一起交换信息。我说,今天一早看见 Tina 和翌打招呼,说他 Disappearing,居然让她说着了。一个同事说,他也遇到了怪事。早晨来的时候,他们组的巴基斯坦小伙抱怨门卡不工作,是他帮着开的门。上楼的时候,那小伙子玩笑说,不要是被裁员了。结果,真被裁了。不知是不是HR提前把他的门卡 disable 了。

祸不单行

在我供职的第二家公司,我真真地体会到什么叫祸不单行。

失业以后,再找工作,去了一家日本公司。老板招我时特意说,公司和员工的相互忠诚,是日本企业的文化传统。这家公司的员工流动性很低,有人工作超过了30年。不幸的是,我去了没多久,因为业绩下滑,也开始裁人。

那天,同事 James 来得晚,进门就开心地宣布,说是终于办妥了离婚手续。过了一会,突然传达开全体大会,会上通知了裁员的消息。印象中,我们组只有 James 被裁了。当我们返回办公室的时候,James 已经离开了。大伙都感叹,James 怎么会那么悖,离婚失业同时发生。其实,并没有那么糟,James 盼离婚已经盼了许久了。可是,撞在同一天,也真是不容易。

再往后,赶上了零八年的金融危机,公司近乎是咬着牙,每年裁掉一批人。管理层意识到,没有必要将被裁员工推到公司的对立面,特意将裁员消息提前几天公布。最后的一个工作日,变成了温馨轻松令人不舍的一天,主要用来告别聚餐和 Exit Interview。

我们的部门已经缩到不能再缩了,这一次,裁了两个资深经理,Jimmy 是其中的一个。Jimmy 是印尼华人,工作努力,个性温和。最后一天,Jimmy 依然准时来到办公室,坐下没多久,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太太开车时打手机,被警察盘问,不知为何受了伤,人已经送到了医院。Jimmy 在大家的关切中匆匆离去,就此别过。

详细的过程是,Jimmy 的太太开车时腾出手来做什么事,被经过的警察看见。警察认定她使用手机,将她截停,给她开了罚单。她不承认打手机,拒绝在罚单上签字。警察认为她妨碍执法,将她拷上手铐,期间也许有挣扎,导致她的手部骨折。我眼中的 Jimmy 太太是一个温婉知性的职业妇女,如果没有丈夫裁员的压力,她也许不会那么心焦气躁,这件倒霉事或许不会发生。

这个案子及其相关的进展,作为警察不当使用权利的典型,曾经见诸华人媒体。不过,通过这件事,我对美国警察的权限有了更多的了解。警察执法的时候,拥有绝对的权威。你的权力,体现在日后的申诉上。比如,对于警察开出的罚单,你必须签字。签字仅仅是认可警察的执法,并不代表接受处罚。和警察对抗,后果可能非常严重。

我们部门终于宣布要关闭了。历时八年多,从我入职时的三十多人,到最终包括老板在内的五个人。从我家开车去公司,上高速前,要开过一条长约 3 miles 的主干道。这条路上车辆多,红绿灯也多,追尾车祸时常发生。你相信吗,我工作的最后一天,开车去上班,等红灯的时候,我的车被后面上来的车撞了。撞击力度不算太大,但是 Rear Bumper Cover开裂。肇事的,是一个开车去上班的消防员,他也后悔,短时间的跑神,漏看了前面的红灯。

开着保险杠开裂的车到了公司,和即将告别的同事聊起这事,几乎是当笑话在讲了。面对裁员,我们早已修炼得云淡风轻。

我可不敢雇你

第一次失业在家的时候,见过我的一个高中同学。我这同学自己做老板,在南加开一间制造公司。他不用担心失业,却有其它方面的担忧。

得知我在找工作,他给我讲了一个他雇人的故事。有一次,他面试一个求职者,申请人的简历上显示几年间换了几家公司。他问,为什么离开第一家公司,答复是那家公司倒闭了。第二家公司呢,也是倒闭了。第三家公司,还是倒闭了。我那同学不敢雇他呀,这个主,看样子会把他的公司也整倒闭了。

我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因为部门关闭,我离开了第一家公司。还是因为部门关闭,我离开了第二家公司。我申请第三家公司的时候,幸亏老板没问我。目前来看,事不过三,在我这里是应验的。

后记,

我家理工男,经常冒出冷幽默。下面是他的评论:如果你现在这家公司又关门了,那你绝对是师奶级的杀手了。你可以直接申请Apple 或 Google ,试试去搞垮它们:-)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zhshqg' 的评论 : 问好新朋友。又是一个职场幸运儿。祝你享受工作,将来快乐退休。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问好冬妹妹,几乎人人都有祸不单行的经历。有些伤害不大,有些却可能痛彻心扉。愿我们都与幸运相伴,健康快乐每一天。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梅子姐说得对。刚开始会觉得失败,检讨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经历多了,发现没必要那么认真。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问好水沫。你的小说《夫妻关系》中的裁员场景,写得真实可信,应该加入了你当时的体验吧。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老生常谈12' 的评论 : 羡慕你啊。这样的裁员,越多越好。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一凡点赞。立秋了,一凡回来了吗?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换一个' 的评论 : 问好老朋友。找到你上次的留言了,再次感谢。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问好菲儿。你说得对,一点要淡然面对。不就是一份工作吗,想出力,不愁没人要。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iajiashui' 的评论 :谢谢点评,有那么严重吗?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ocalappleseed'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分享,非常励志。
zhshqg 发表评论于
可能是幸运,从到美国找到第一个工作直到今天(34年了) 总共可以说就换了两次工作
,而且第二次就是又回到原来第一次的单位.所以差不多可以说就换了一次工作,中间
那次仅仅一年左右.看样子要在这个单位一直到退休了.
暖冬cool夏 发表评论于
"祸不单行”,有时候真是命运会作弄人的,我们也碰到过的。问候迪儿。
mzl9876 发表评论于
喜欢迪儿的职场经历篇,很生动并很有感触,有句老话;职场如战场,当然几次历炼下来,也真是锻炼人。
水沫 发表评论于
我经历过几次裁员,倒是都没被裁到,就是一次公司倒闭了,全体失业,那个印象太深了~~
老生常谈12 发表评论于
2002年被裁后,公司继续发工资半年,保留办公室,计算机及一切,让我在公司内部找工作。半年后,公司再给我3个月薪水,走人。
此公司10万人,$30B/年。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赞迪儿细腻的文笔,读来觉得如身临其境。
换一个 发表评论于
I recalled back you are the one once walking along the Columbia River at Portland downtown.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jiajiashui' 的评论 : +1永远都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感觉要看淡然后去面对。

特别喜欢迪儿这个系列!
jiajiashui 发表评论于
职场如战场
localappleseed 发表评论于
写的非常真实的经历。我也经历的三次被裁,前两次是公司倒闭和大规模裁人,还与原老板保持了关系,其中一个后来还要我回去。但最后一个让我耿耿于怀,一个老板要我去他哪儿,原老板为了自己利益,在我转组前裁了我。这个被裁让我对职场彻底灰心,开始创业,3年后收入已超原来工资,并已有若干雇员。不久前尽然又遇见裁我的原老板,他也被裁了,我不露声色地问他要不要到我公司来。那天真是个好日子!
迪儿 发表评论于
不好意思冬日,让你想起了伤心事。
刚去你家看了你的party,现在过得开心,是最重要的。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我被裁过几次,现在到哪都没有归属感,在职场无论是技术更新还是心理压力都是亚历山大!问好迪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