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光阴一厘米》第三章5 爱情交易(玫子篇) | www.wenxuecity.com

《只差光阴一厘米》第三章5 爱情交易(玫子篇)

所有博文系碧蓝天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打印 (被阅读 次)

5.

玫子收到致远的电话是在下午四点,当时她正在自己家里跟弟弟逸鑫谈心。母亲在厨房给他们炖黄芪枸杞老母鸡汤。

逸鑫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刚接完一个来自公司财务处的电话,催问他关于建筑公司第一笔款项何时到账,并要把最新的财务报告传真过来。逸鑫无精打采地应了几句,放下电话,起身打开书桌上的传真机。

“川岩怎么说?”玫子手里拿着《恒乙集团合家欢广场项目投资意向书》,只翻看了几页,还没细看。

 “昨晚我们都跟,”他说着抬眼瞥了瞥玫子,“跟程总谈了。他说这是他们董事会的决定,不是他个人的意思。他们想转移投资方向了。”

“你们还有其他打算吗?除了这个恒乙投资公司?”

“有。川峰提出来上市的计划,他可以帮忙找途径。”

“上市,这个计划不错。”

“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最起码得张罗一年。”逸鑫摇头,“除非找一家公司借壳上市。可以三到六个月内完成。”

“总算也有办法。”

“另外,你知道征远集团吗?”

“就是一直跟你们明争暗斗的那家?”玫子端起桌上的茶杯。

“他们想买我们一部分股份。他们消息倒是很灵通,知道我们缺钱。”逸鑫轻蔑地笑出了声。

“与狼共舞,估计滋味不会好过。”玫子摇头。

这时,玫子的手机响了。

玫子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号码,没有立刻接通。虽然致远把电话号码写在纸上,她只瞥了一眼,奇怪的是,却能把那串数字生生地记在脑海里。

她定了定神,长吸一口气,摁了接通键。而那边的逸鑫则起身去传真机处,查看他要的财务报告。

“玫子,我在江南之家餐馆等你,7点。”程致远的声音一如他本人一样充满磁性。

玫子嗯了一声,简短回应了几句话挂断电话,她对着手机发了好一会儿呆。

“怎么会这样?”逸鑫把这个问题在嘴里重复了至少五遍。他像只困兽一般在书房里飞快地走来走去,不停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逸鑫——”玫子大吃一惊,抬头望着他越来越红的脸,突然想起了妈妈的话。“你冷静点!”

“我,我怎么冷静?姐姐,假如,假如合家欢项目失败的话,我就一无所有了,倾家荡产。我得去给人家打工,你知道吗?妈妈也得搬出她的别墅。这个项目,是我的全部身家,姐姐……”逸鑫的身子突然左右剧烈摇晃,拿着财务报告的手筛糠似地颤抖,他蹲下来,不停地拽着头发。

“我们这么多人在帮你,你怕什么?小鑫——”玫子却看到逸鑫脸涨得越来越红,眼神涣散,他不停地扯着自己的衣领,头上开始冒汗。

“妈——妈——”玫子心里被莫名的后怕填满了,她冲到门口,猛然打开房门,大声喊着母亲陈可。这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扑通的巨响。

转身,逸鑫这个人趴在地毯上,手脚不停地抽搐,嘴吐白沫……

“叫救护车,玫子,快点……”陈可走上前,俯身蹲在逸鑫的身旁,用手指使劲儿掐着他的人中。

玫子忙不迭打电话叫救护车。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

冬天的风刺骨冰寒,玫子又像经历一场噩梦。原来弟弟逸鑫从小就患有癫痫症,母亲连她都瞒着。估计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弟弟许久未发的癫痫症又发作了。

到医院不久小鑫就醒了。醒来第一句话却是问她:“对不起,姐姐,好像,那个程总约了你?”

她几乎忘到脑后了,不由苦笑。

她被母亲催促着离开医院,开车在混沌的夜色中穿梭。现在已经快八点多了,她也不想打电话给致远。而他,似乎也忘记了他们之间的约会。

但,她又不得不去,突然感觉自己像是一条孤独的小舟,在茫茫大海里游荡彷徨,没有一个港口可以停靠。她被迫做着一件又一件的事。人生最大的一次任性就是嫁给了浩南,那却证明是个错误。她是不是在延续着另一个错误,一个她明知不想犯却又要去犯的错误?

而此刻,致远的约会于她,就像是盛放的罂粟花一般,明知有毒,它却蛊惑着她,诱惑出她被挑逗起来又不肯认输的倔强。

 

江南之家坐落在无锡的一个四合院里,古旧的院落,枯木凋零,古藤缠绕的庭院深深,数枝枝头怒放的冬梅在夜幕灯光下妖冶着,幽香浮尘。

这是家高级餐馆,环境幽静、来往的的都是熟客。

踏入古色古香的大厅,一位身着旗袍,长发齐腰的年轻女子正俯首弹奏着一曲悠扬顿挫的古筝。

玫子被领入最里面的一间包厢,打开木门,花梨木的桌椅书橱中,坐着正在埋头看书的致远。听到声音,他抬起头,深邃的眼睛直入玫子的双眸。

玫子垂眸,未理会他热情的招呼,径直走到包厢正中的餐桌前。他很有绅士风度地迎上前,帮她搬了高背椅,请她落座,并吩咐:可以上菜了。

很快各式菜肴铺满了一桌。

 “先喝点热汤,竹笙老姜鸡汤,清淡、驱寒。”他给她舀了一碗汤。

“这个餐厅摆设有点另类,餐厅居然还放这么多书,不怕沾染食物的味道?不知又是走的什么路线?”等侍应生走了,玫子一边喝着汤,一边问。

“呵呵,我看是附庸风雅的路线吧。”他笑了起来。

“你喜欢无锡?”玫子喜欢竹笙,清爽,入口中似有又无的口感。

“是。我喜欢无锡,第一次,我想应是十几年前,还买过一对惠山瓷娃。”

“这次打算待多久?”玫子放下空碗,举起筷箸,望着一桌子的菜,心里感慨:难得他还记得自己爱吃什么。

 “看情况,原本这两天就该回上海了。你在国大读书如何?”他笑问。

“还不错,就是太热了,而且吃的不合胃口。”玫子坦白。

“可以理解,的确太热了,而且常年如此。吃的东西更比不上江南了

“你喜欢江南?”玫子问。

“喜欢,江南出美女嘛。”他杨了扬眉毛,“而且美不胜收。”

玫子停下筷子,冷冷道:“你走南闯北,什么美女没见过?天下美女到处都有,岂止是江南?”

“当然,可是,心里却只装着一个美女。”他认真地说。

玫子沉默。半天,她才斟字酌句地说,“致远,那个合家欢广场的事,是你让他们暂停谈判的?”

 “不要告诉我,今天吃饭,我们就打算谈公事?”他抿嘴冲她爽朗地笑着,嘴角显出她熟悉的一道弧度。

“我的确想跟你谈谈这件事。”玫子沉吟。

“你似乎不诚心。”他放下手里的汤匙。

“为什么?”

“我们约会是7点,你来的时候已经8点多了。”他耸耸肩,“我原本打算被放鸽子,可是你却姗姗来迟了。似乎……只想敷衍我?”

玫子语塞。那一刻她懊恼不已,他与她终究有太多差异,她又何必自取其辱?同一条河水,她何必再踏过去两次?第一次约会都如此艰难,以后如何相处?川岩,逸鑫他们的生意,跟她又有何干?

“不过,”他的双眸在她脸上逡巡,洞悉她的想法,“你来了,说明你还在乎我们之间的约会,对吗?”

“不是。因为我饿了,刚从医院出来,有人请吃大餐,当然不能错过。”她放下筷子,拿起餐巾纸摸了摸嘴,随手拿起了包。

“玫子,川岩都跟我说了,他甚至告诉我,会给你10%的股份。”他晃了晃手里的小茶盅,对她即将诀然而去,似乎不为所动,“我是真心希望你考虑我昨天提的建议。”

“你会再给川岩他们一个机会吗?”玫子终不忍心,想起还躺在病床上的弟弟。

 “我很忌讳把私事跟公事搅到一起。但,我给你一个例外。”他朝后靠到了椅背,“坦白讲,我觉得这个项目风险太高!至于原因和细节,我跟川岩、逸鑫都谈过很多遍了。我会换一个执行老总,继续跟川岩他们沟通。争取一个两全方案。”

玫子暗自松了口气,“在商言商,其实,你早就有如此打算了吧?”

“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我们重回八年前。”

“理由?”玫子底气不足地问。

“我惦记着八年前那个突然不辞而别的少女。我也想不出具体理由,一直没能忘记。但有一件事我很肯定,你总会给我出乎意外的结局。我不喜欢墨守成规,你给我带来的惊艳,让我怀念了八年。”他眼睛微眯,深深注视着她,温柔地笑了起来。

“交易是吗?”玫子仰脖苦笑,“对不起,还是那句话,我太老了,玩不动爱情交易了。不过,我答应你,会考虑一下。”她站起身来,“我先走了。”

他也站了起来,优雅地伸出指节修长的手,“送送你?”

“不必了,谢谢你的大餐。”

下一节: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9123/201807/27817.html

上一节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9123/201807/22066.html

开篇: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9123/201804/30475.html

碧蓝天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有缘有你' 的评论 : 谢谢有缘美眉留言! 值得考虑呢! ^O^
有缘有你 发表评论于
蓝天美眉好!致远是一个重情义的人,玫子这次不能再这么错过了,给他一个机会吧。
碧蓝天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南山光临! 周末愉快!
碧蓝天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执秋' 的评论 : 谢谢秋美眉留言! 且听后文分解! ^O^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佩服能写长篇小说的人,谢谢分享,问好!
风执秋 发表评论于
终于等来了玫子的故事。 致远这人抱着游戏人生的态度 不可靠吧?玫子别答应他
碧蓝天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留言鼓励!公司上市的确不容易,周末愉快! :))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碧蓝天一定对公司的运作很在行,写这样的财经小说不容易,朋友的公司也在搞上上市,很多的事情。。。小说还要进行铺垫,人物展开,赞一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