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我不是药神》的原型陆勇 | www.wenxuecity.com

专访《我不是药神》的原型陆勇

拥有健康的身体,保持良好的心态,创建美好的生活。
打印 (被阅读 次)

专访《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我不能理解台词“命就是钱”

2018-07-07 22:32阅读:42,255
陆勇又一次火了。
7月5日,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我不是药神原型”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这一天,他称自己“被媒体轮番轰炸”,连着接受了十几家媒体的采访,尽管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沙哑,仍坚持到了晚上11点多,接受完凤凰网湖南采访后,他才睡觉。
而上一次这么密集地接受采访还是在2015年2月,他此后开始被人们称为“药侠”。
电影上映了,关于电影、关于陆勇本人、关于慢粒白血病、关于仿制药,网上讨论得热火朝天。
影片虽然备受好评,陆勇本人一开始却颇有微词。徐峥饰演的主角程勇和原型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代购药物的出发点也完全不一样,这让陆勇觉得自己被丑化。他急了,甚至发微博澄清。
不过现在,陆勇慢慢接受了程勇。但有一件事,他不得不担心。
转发自凤凰网湖南频道
陆勇出现在《我不是药神》的首映礼上(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于电影
“想起了过去很多艰难时刻,很难受”
凤凰网湖南:你从什么时候知道这部以你为原型的电影在创作或者拍摄?
陆勇:2015年5月,编剧韩家女跟我联系,想把我的故事改编成电影,她说如果拍成电影,这个群体会吸引更多人关注,我觉得是好事情,就授权了。
凤凰网湖南:剧本出来后你看到了吗?
陆勇:没有看到。
凤凰网湖南:那是直接投入拍摄了吗?
陆勇:也不是,第一版的剧本的名称叫做《生命之路》,她没有给我看,但是我从网上知道了消息。
凤凰网湖南:你怎么发现电影塑造的形象跟你想象的有出入?
陆勇:2016年年底,电影海报公开了,主角徐峥出演了一个神油店的店主,偶然间发现了印度治疗白血病的低价药物,于是去贩卖,赚了大钱,良心发现又去帮助患者,最后被抓被判刑。这与我料想的故事发生了很多变化,之前说的是只能做正面的原型,现在对我的形象有所损害。
凤凰网湖南:片方跟你沟通过吗? 
陆勇:2017年2月,宁浩跑到无锡与我当面沟通,他说电影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所以要做一些艺术性的改变,使电影情节更具有复杂性,更有吸引力。
凤凰网湖南:2017年3月,徐峥跟你聊过两个小时,你们聊了什么?他是一个喜剧演员,你对他饰演你有信心吗?
陆勇:剧组在南京进行一个开机仪式,把我跟其他四五位病友请到了现场座谈交流,我把我生病、被抓、无罪释放、患病以后生活的改变、怎么去求医、怎么看病、怎么吃药等讲述了一遍,让他们更好地了解白血病患者。
我觉得对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因为他好像是戏剧学院出来的,表现力还是可以,对他演好这个角色并没有太多的质疑。
凤凰网湖南:这个电影你一共看过几次?感觉如何?
陆勇:三次。我看完电影后,想起了过去很多艰难时刻,很难受。
有三个点让我印象很深,第一点是王传君演的吕受益上吊,药断了,没地方买,唯一的办法是做骨髓移植,需要很大一笔钱,他觉得自己成为家庭负担,没法照顾孩子,很过意不去。这个场景是有真实案例的。
第二点是黄毛开车,保护药品冲出去。我父亲也是出车祸走的,当时他的退休金还没领完一年,为了我去另外的工厂联系业务,结果出车祸不幸身亡。
还有就是看到那么多QQ群,表现了人对求生的渴望。
凤凰网湖南:之前的电影版本跟现在的版本是一样的吗?
陆勇:这个我不能跟你说(笑)。
凤凰网湖南:你觉得你和影片中的程勇有什么不同?
陆勇:有很大不同,因为程勇是一个健康人,我是一个患者,程勇是通过偶然的机会卖药给人家赚了很多钱。我帮助病友完全是无偿的,从第一次知道印度药之后告诉群里面的病友,我没有动过一丝念头,去赚一分钱。
凤凰网湖南:你还对电影有什么看法?后来你又是怎么接受这部电影的呢?
陆勇:电影台词非常夸张,为了吸引眼球,电影里面那句“命就是钱”,这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我的家人、朋友、病友看了以后觉得对我的形象不太光荣了,侵权了。
后来,电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有许多专业的影评人、记者说电影很感人,很正面,有好多人看完后落泪了。并且片方把电影形象和真实的我做了区分,说电影是电影,我是我。包括徐峥在清华大学的首映式,也强调了这点。我们也挺能理解他们的难处,所以双方就达成了和解。
凤凰网湖南:电影中那句“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你怎么看?
陆勇:钱不是万能的,我觉得这是讽刺吧。有钱的话可以吃进口药,没钱的话可以吃国产仿制药,更加贫穷的患者,我们的公益组织、慈善组织也能解决一些问题。

关于格列卫
“我没有吃过中国的仿制药”
凤凰网湖南:你现在吃的是哪种药呢?病友们呢?
陆勇:Necto公司的Veenat我吃过六年,2010年我开始吃Cyno公司的Imacy一直到现在。病友们也是吃印度仿制药比较多。
2012年前,印度有8家工厂生产,现在我觉得已经有超过10家了,所以Imacy在印度我估计十几家工厂生产过。
凤凰网湖南:你当时为什么突然选择吃这个药?
陆勇:因为Cyno 公司给我看了他们的检测报告,他们用的是第二代晶型,贝塔晶型,人体吸收率可提高30%。

凤凰网湖南:但Cyno 在报道中是一家有争议的公司,在药店不销售,检测成分也存疑,你为何相信它?
陆勇:我身体很健康,我觉得患者治疗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参考指标,对不对?如果他们的药有问题,那怎么其他患者都没有反应呢?
另外,沅江检察院在进行调查的时候,也调查了很多患者,在不起诉决定书上,对于这点也有说明。
凤凰网湖南:2011年,Cyno在国内办了四场推广会,都有邀请你去?
陆勇:并不是推广会,是病人的交流会。
凤凰网湖南:大家是通过你了解到有这种便宜的药吗?这个药你吃了多久后选择推荐给大家用?
陆勇:对,对,对。
我没有好像很刻意推荐给大家用吧。
凤凰网湖南:现在找你买药的人多吗?跟之前相比如何?
陆勇:现在每个月最多两三人。最高峰的时候是2015年我的案子结束以后,一天能有7家人找我。
凤凰网湖南:目前中国许多省市把原研药格列卫列入了医保。这些政策的调整,对大家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陆勇:影响很大,减少了费用支出,降低了生活压力,像我们江苏有政策,购买3个月的药可赠送9个月的药,一年只用花18000元左右。
凤凰网湖南:现在中国也有药厂在生产仿制药,这种厂家大概有多少家?价格如何?你吃过吗?
陆勇:有3家。一盒的价格是3000元-5000元,也是120粒,一个月的量。
我没有吃过。第一,我们作为患者,只要旧药有效,就会一直服用,而不会轻易换药;第二,2013年专利到期的药是阿尔法型,后来推出了贝塔型在中国专利期2018年才过期。
凤凰网湖南:目前慢粒白血病群体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陆勇:原版药也好,仿制药也好,我觉得一代药已经不存在问题了。
但现在对于慢粒白血病来讲,还有很多患者会产生耐药,会需要二代药、三代药。现在二代药价格非常昂贵,尼洛替尼是36000元一盒,达沙替尼好像是39000元一盒,都是一个月的量(目前网上售价有下降)。
三代药在中国还没有上市,但是在美国的价格是几千块美金一盒,如果这个药在中国上市,我不知道会以怎样的价格销售,这些患者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面临我当时遇到的问题。
凤凰网湖南:2015年之后,国外新药的审批流程缩短,食药监总局发文,要求中国仿制药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生物一致性评价,对此,你有什么建议?
陆勇:我们也很关注这个事情,希望尽快完成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也可以降低病人的药品负担。
凤凰网湖南:之前云南省工商局也是找你牵头,希望通过你促成云南药局和印度药局合作。这个事情有后续吗?
陆勇:我只是牵线搭桥,现在不太清楚。

关于现状
“我游泳能游一千米左右”
凤凰网湖南:你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陆勇:好多人都说我看着不像病人,脸色比他们还红润,我游泳能游800-1000米,前年去了西藏,我还上过纳木错,所以我觉得我身体还挺好。
凤凰网湖南:还有什么不良反应?
陆勇:主要是乏力、腹泻、皮肤变白、脸上有色斑、早上起床会水肿,但是至少能控制住病情了,这些副作用都能够承受。
凤凰网湖南:你曾查阅资料了解,自己还能活3到5年,从2002年被发现白血病,到现在16年了,有无科学依据,觉得自己还能活多久?
陆勇:马上下个月8月8号进入第17年,我对我自己的病情很清楚,我可以做自己的医生。
凤凰网湖南:这个病是只要一直吃药就能维持下去的吗?
陆勇:对,有一个统计数据是说,这个药的中位生存期是19.2年。通俗地说就是,如果有100个得这个病的人死亡的话,第50个人死亡的时间在得病后的第19.2年。
凤凰网湖南:你现在的收入来源是什么?
陆勇:我的纺织厂现在生意还可以。
凤凰网湖南:你现在有重新组建家庭吗?有孩子了吗?
陆勇:我早就结婚了,07年就再婚了。没有孩子。
凤凰网湖南:你今天上了微博热搜,还有很多论坛都在讨论你,你有关注到这个事情吗?
陆勇:我没有时间关注,我今天接受十几家媒体的轮番轰炸。
不管怎样,电影播出来以后,有一个非常轰动的效果,能够促进医疗改革,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所以我也愿意接受采访。

关于药侠
“我喜欢‘药侠陆勇’”
凤凰网湖南:你还记得,你把相关药物的信息分享到QQ群时,大家的反响也非常激烈吗?
陆勇:每盒格列卫是24000元,当时大家每月的收入也就2000多元,一盒药得花去大半年的工资,这是不可想象的。但我告诉他们,印度药的价格只要3000元的话,他们至少就能看到希望了。
凤凰网湖南:代购仿制药被捕的案例很多,但你是第一起未入刑的,这个案件极富争议性,你怎么看?
陆勇:我跟他们不一样。
凤凰网湖南:你认为你跟他们根本的区别是什么?
陆勇:完全不同。
第一,我不是以盈利为目的来帮他们代购;第二,我的行为也不是代购行为,因为大家的钱汇不出去,不方便操作,才弄了一个独立账户,把大家的钱放在一起汇给印度(制药公司),然后印度(制药公司)给他们寄药。
他们的行为首先是一个自购行为,因为这个办法并不是我想出来的,韩国的患者2001年就吃到了印度的仿制药,我2004年的时候去韩国,跟他们的白血病协会交流,他们的会长告诉我,韩国是怎样规避专利和法律风险来帮助大家的,实际上这是互助行为。
凤凰网湖南:你的微博名叫“药侠陆勇”,你喜欢这个称呼吗?
陆勇:药侠不是别人称呼的,2015年一家媒体拍了个专题片,名字叫《药侠陆勇》,我比较喜欢这个片子,也喜欢他们起的这个名字。
凤凰网湖南:你微信也是这个昵称吗?
陆勇:我的微信现在也是这个昵称,你觉得我是不是用“我不是药神”比较好一些?(开玩笑)也能帮电影宣传一下。
凤凰网湖南:这个称号会给你带来压力吗?
陆勇:我内心很平静,我还是我自己。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默默地做这些事情,因为购买信用卡的事情被媒体曝光以后,才被大家熟知。我并没有像电影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转变、升华,我一直在这样做,这是我每天的生活。
当看到病友群里的头像有的很长时间不亮,然后突然有一天又亮了以后,发现原来不是本人,是他的家属来告诉我们他已经走了的消息。非常难过,这些患者的离开,也会让我们考虑我们自己的问题。
凤凰网湖南:你觉得,是什么样促使你成为侠客般的人物?
陆勇:因为我自己也是个患者,知道被疾病折磨的压力,所以我从来没想过要挣一分钱,如果我想到要挣钱的话,印度的药只需3000块钱的事,可能全中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如果要赚钱的话太容易了,对不对?
我根本不需要。我把所有信息全部公开给病友,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汇款。
我如果有这个念头的话,肯定早就出事了,对不对?
凤凰网湖南:从开始默默无闻,到被媒体关注,重归于平静后,又重新成为焦点人物,你更喜欢哪种状态?
陆勇:我更喜欢,我是一个正常人,最好不要生病的生活。
但是我现在生病了,机缘巧合变成关注的焦点,但是我更希望过宁静的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问好!
康赛欧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别看了,憋屈,负能量。那些问题咱们看了只能是堵心,帮不上啥忙。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不看电影,有你和菲儿说戏就够用了!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看了后悔,憋屈。
吃出健康 发表评论于
晓青也看电影了,还没看呢,谢谢分享!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是的,他是明白人。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谢谢晓青分享。电影是电影,真人是真人,原型不可能被完全一样地被搬上银幕,好在陆勇想明白了。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美丽的人生' 的评论 : 没错,有病自己就说了不算了。
美丽的人生 发表评论于
有啥别有病啊!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安妮的小屋' 的评论 : 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安妮的小屋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这回原型陆勇也更出名了。艺术都有点超现实的成份吧。有些不同可以理解。个人看法。:)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冬日!进接拷贝了。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这篇是转的,采访。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yy56' 的评论 : 你是专家,医药是难题。
Blue-Crab 发表评论于
领导连发两篇,看来的确值得一看!
yy56 发表评论于
电影没看,可你的两篇文章都读了,你的例子很有代表性。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电影不会那么真实,编的。事实上也没这个英雄。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ARooibosTea
http://www.olevod.com/?m=vod-play-id-6806-src-1-num-1.html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陆勇更真实,程勇是电影里的英雄:(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娱乐圈的事,没规矩。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圈里很多人,都是无意间火的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ooibosTea' 的评论 : 电影描写的不一样。不过不是纪录片也就没办法了。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在国内你授权了就人家说了算了。原来咱们有个不错的网络作家,写的小说非常好,回国出版,她授权出版社之后把她个人经历写得与事实相差太远,毕竟海外都知道她。她没有办法,只好不再写了。人家说为了招揽读着,就得这样编写。唉,她连说话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office PC, no Chinese), Thanks for sharing and going to find out from the movie.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我也看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