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猪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是一只猪
——我来翻译一下卡佛的诗之六

应该如何评论我小的时候呢?我小的时候会经常看见一些不同寻常的事物,以至于有时我就突然笑了起来,或者被看到的震惊得目瞪口呆,这时我就一下子僵在那里,睁大了眼睛,张开嘴伸出手,但一动也不能动了,我的小伙伴们于是迅速围拢过来,争先恐后的来唤醒我,有的热心的扇我的嘴巴;有的使劲拧我的胳膊;我听见有人在说:再使劲点儿;有人说:丫又犯病了,别理丫的;还有人一边往里挤一边着急的说:嘿,让我也来两下呀。

那时,我经常会看见人就变成了猪。粉红色的长长的鼻子,说话时鼻孔一直冲着你,小而圆的眼睛,大耳朵,呈三角形,很软,搭在脑袋的两旁,身体是圆筒状的,有很多的肉。那些猪有老有小,有的强壮如牛,有的瘦骨嶙峋,还有的美的像一朵花儿。我在镜子里看到的是一只粉红色的,健康而正派的小猪。大部分猪都很懒,行动缓慢,但有时我也会看见猪跑起来了,是飞快的在跑。我曾听我爸对我妈说过:哼,我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但是,我妈好像并不相信,她说:你要是真的见过猪跑就好啦!!那时我们的确好像很少能吃到猪肉,但是奇怪的是,有时候同样的话是我妈在对我爸说,她说:我没有吃过猪肉,难道我还没有见过猪跑吗!!而我爸却竟然说:哼,你要是真的见过猪跑就好了!那时我非常惊讶!这是怎么回事呢?好像大人们既会把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当成真真实实存在的来严肃对待,又会把真实存在的东西当成根本不存在的予以忽略。介于这种情况,我就不能把我看见猪跑这件事情告诉他们了。有时你很难知道大人们他们到底都看到了些什么,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当然就更不可能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想的了。可是,当我问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会把目光从报纸上移开,或者停下谈话看着我,说等我长大了就都明白了。好像当一个人长大了,所有怪异的、不合理的事情,就都变得有理了,自然而然,可以接受了。

但是,有一天我不得不把我看到的奇观告诉大家了。那天,我真的看见一只猪飞起来了。并不是像一只鸡那样让人泄气。而是真正的飞翔。在高高的蓝天上,一只猪在悠扬的飞着。那时北京的天还很蓝,但我认为这和天蓝不蓝没有关系,我是看见了一只猪在飞这样的一个事实。而且,当猪飞起来了的时候,它是那样的优美,让人难以置信,也让人神往和无法忘怀。

我讲的时候看见我突出来的粉红色的鼻子的末端在轻轻的抽搐着,因为激动那里面不时的发出稚嫩的哼哼声,我还一边讲一边使劲的扇着我的那对柔软的三角形的耳朵,试图让听众也能体会到那种飞翔的感觉。

讲完之后,妈妈终于意识到不能再拖下去了。她决定带我去治病。哪怕走遍全国,也要找到最好的医生,把她的儿子的病治好。她总是在带我去看病的路上对我说,如果我总这样今后怎么能娶到媳妇呢。这听起来仿佛她其实是在给一个我所不知道的女人治病。总之,在后来的那些年月里,我接受了各种各样的治疗。我发现世界上许多人有病,而治疗就是要除去某些属于他们的身体里面的东西。我还发现许多人治着治着就喜欢上了被治疗,喜欢上了成为病人。至于我到底有没有病,我也不是太清楚。反正后来我的病治好了。

不过,我并不能肯定这是治疗的结果,还是只是因为我长大了。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一个成年人就可以胡说八道了,仿佛上学、努力工作、晋升、成名都是为了能有更大的胡说八道的权利,有更多的人去听信他们的胡说八道而已。就像现在我也可以掷地有声的说:我没有吃过猪肉,难道还没有见过猪跑吗!尽管那时我正大口吃着炸猪排,而实际上我已经有一千年都没有见过猪的样子了。一千年,会有那么久吗?当然这是在胡说八道了。而李凯峰问我和瑶瑶到底怎么了,我说:煮熟的鸭子飞了。李凯峰竟然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说他早就预感到这一点了。唉,也是的,瑶瑶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费了这么大的心血,煮熟一只鸭子,但有一天她从盘子里站起来,整理了整理她的头发,然后就走了。没有人质疑这件事情的荒诞。人们只是来安慰我,说两条腿的桌子找不到,两条腿的姑娘那还不到处都是吗。可是,我需要的不是安慰,我需要的是有人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辛辛苦苦煮熟的鸭子,一天站了起来整理了整理衣服,然后就飞走了呢?

好吧,我承认其实我想说的是:生活中有些东西,如果大家都不相信,那么它们就会慢慢的不存在了。比如,文化。如果大家都不相信文化,那么文化就不存在了。文化就是一只能飞翔的猪。没有文化会怎么样呢?猪一样能活得很好。它们就天天趴在圈里津津有味地大吃着猪食,并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真的没有白活。

而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偷偷的告诉一个我暗恋的很小的小女孩儿,用一种带着恐惧和略微威胁的口吻,对她说:千万不要喜欢上一只猪,更不要去吻那只你喜欢的猪。这样这只猪就不死了。那么,它就会永远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突然又睁大眼睛,张大嘴,张开五指,僵在那里不能动了。这时,那个很小很小的小女孩儿走上来,垫起脚,她吻了我,然后就跑走了。我又感到我的粉红色的,柔软的,三角形的耳朵开始轻轻扇动,我看见我的眼睛下的余光中伸出的鼻子的末端又在抽搐着。我知道我是不死的了。我将永生。当然了,这你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你不相信我所说的这些的事。于是,我就因此而不再永生,而是必死的了。

爱情也是一只能飞的猪。还有许多能飞的猪。但我们都不相信。算了,我也不会因此而怪你。因为,我还保留着那面镜子。镜子里有一只猪。现在,他已经长大,变成了一只中年的严肃让人失望的很瘦的公猪。但是看久了,我就又看见了那只仍然在镜子里的蓝天上飞翔的粉红色的小猪。

为了理想,为了爱情。

对,我是一只被亲吻过的猪。我是不死的。我将永生,在今生。

 


2018-05-18

 

Luumia 发表评论于
这篇文章的副标题为什么是“我来翻译一下卡佛的诗之六”?是不是新写法,类似于美术里的collage?
风水纵横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立' 的评论 : 看到留言了,很高兴你现在变成了一只快乐的猪。非常不错,恭喜。(有些话似曾而闻,喜极而狂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磨不开' 的评论 :
看了看了。他们给我用电棍按摩,可舒服了。你也应该去试试。太爽了。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你好,风水先生。
磨不开 发表评论于
你妈还带你去看病吗?
风水纵横 发表评论于
好久没有到立这里留言了,近来你老是在说猪。一只猪当然会爱上另外一只猪啦。作为朋友,我希望你永生,因此,我一定要相信。:)
问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