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三十二章

打印 (被阅读 次)

三十二. “学成回国”没那么容易   

圣诞节前夜,肖雨禾早早就开始准备自己的中式圣诞晚餐。她不是善于烹调之人,忙活了半下午,才把红烧鱼,炒肉片和几个素菜摆上桌。公寓没有抽油烟机,满屋子的油烟倒是增添了几分中国传统节日的味道。

赵跃进一进门,就夸张地吸了一口充满油烟的空气说:“还是中国菜香!”

“圣诞快乐!” 魏军说着把一个塑料袋递给余争鸣,里面装了几只苹果。

魏晓波扬着手里的一盒录像带给余青青:“昨天租的,是迪斯尼今年的新电影,Pocahontas(《风中奇缘》),我都看一遍了,可好看了。”两个孩子急急忙忙地去捣鼓录像机去了。

赵跃进帮着给大家泡茶,回头看见那棵挂满纸鸽子的圣诞树,又笑起来:“你居然还买了棵圣诞树,挂些纸鸽子,倒是省钱又有新意。我今年就没买圣诞树。以前在北边,学校里装饰得都很漂亮,我们学生很少有人自家装圣诞树的。所以今年搬家过来,也没想到要买树。”

“我就是喜欢圣诞节的这个气氛。青青想要圣诞树,我们就买了,没有任何宗教取向啊。”肖雨禾一边在厨房里剥松花蛋,一边和赵跃进聊天。

“什么宗教取向?你真该学习学习了!”赵跃进的大眼睛朝肖雨禾翻了一下,遇到了询问的目光,老师的本色又流露出来了:“虽然说圣诞节是纪念耶稣的生日,可是这个日子已经远远超过了宗教的意义。”

瞥见余争鸣和魏军也停下聊天听她说,她更添了几分得意:“就说一件事吧,咱们每天都在算年月日,可你们知道这和耶稣诞生是什么关系吗?”

见没人回答,她更加得意了:“今年是1995年,为什么?知道吗?那就是耶稣诞生了1995年了。耶稣诞生之前,被称为‘公元前’,耶稣诞生之后,就是我们现在计算的公元年数。”

“喔,我还真的不知道‘公元前、公元后’是这个意思呢!”肖雨禾惊讶地扬起眉毛:“那圣诞树和圣诞老人呢,有什么说法吗?”

“圣诞树和圣诞老人是民俗,与耶稣诞生没什么关系。圣诞树最早好像是起源于瑞典,比耶稣出生要早一千多年,至于今天咱们用圣诞树,是从英国王室来的。好像是一八多少年,英国皇家庆祝圣诞节时,用了一棵装饰漂亮的云杉。从那以后,大家就跟着学了。”

她喝了一口手上的茶,又继续道:“至于圣诞老人嘛,说法很多,主要的说法是,公元四世纪时,土耳其有一个好心的主教,叫尼古拉,喜欢帮助穷人,给孩子们礼物。大家都非常喜欢他,模仿他过节给孩子们送礼,这个习俗就延续下来。如果你们想知道细节呢,就来问我。教育学硕士可不是捡来的。”

见她卖关子,大家都笑了,肖雨禾招呼大家坐到餐桌边,一边说:“都说美国只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我们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如何如何的。我看这个说法有点问题。美国明明就是延续了欧洲几千年的文化嘛。”

“什么二百多年的历史?这纯粹是偷换概念。”赵跃进反驳道:“我个人认为,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现在的美国政府和体制有二百多年的历史,在那之前是英国的殖民地,否则怎么解释哈佛大学的历史比美国历史早了近一百五十年呢。”

“开吃吧,开吃吧。尝尝我的手艺,我可不太会做菜,味道一般般哦,别挑毛病,凑合吃。”肖雨禾打断了滔滔不绝的赵跃进。

赵跃进还不尽兴,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还接着刚才的话说:“严格地说来,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政府和体制不过才几十年的历史,所谓几千年,不是把什么大清帝国和之前各朝各代算在一起的吗?怎么对别人就不是这个算法呢?真是马列主义手电筒,只照别人!”

她最后这句话不伦不类,引得大家都笑了。余争鸣给每个人倒上啤酒,说:“中国白酒找不到了,咱喝啤的!” 晚餐气氛温馨随意,感觉比在公司晚宴上吃大餐舒服多了。

两个孩子很快就吃完饭,看动画片去了。四个大人还在慢慢地边吃边聊。

余争鸣谈起买房子的想法,魏军说:“我也听说买房子比住公寓要合算些,不过我的下一份工作还不知道在哪里。送出去那么多简历,只有北方两家公司有回音。说不定我们还要回波士顿去。”

 “我可不想去北边,东西太贵。休斯顿多好,中国城超市什么都有,比波士顿那边便宜多了。不过在这里没有公共交通,一辆车实在不方便,我们必须得再买辆车。前几天,老魏做梦都梦到买新车了。”赵跃进笑着挖苦自己的老公。

“新车?你该不是梦见了brand new (全新)的车吧。”肖雨禾开玩笑,在她周围的中国人里捉襟见肘的人居多,开的都是一千美元左右的旧车,他们自己两三千美元的车已经算是旧车中的“豪车”了。

“Brand New!?怎么敢想?我考虑的不是全新的车。”魏军倒是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是租车公司卖的车。租车公司只出租新车,租一年就卖。这种车公里数跑得多,但是其他部件都只用了一年,几乎是按新车的半价卖,所以不需要贷很多款。我前一段时间研究过一阵,不过现在没有钱,要等我找到工作再说。”

吃完饭,肖雨禾收拾完桌上的碗筷,又端上茶和切好的苹果来,说:“我真是不理解,拿两个博士学位的人在中国有几个?那还不是国宝啊?怎么在美国连找工作都这么难。你们有没有想过干脆回国去?”

赵跃进喝了口茶,叹息说:“我的确常常在想要不要回国,可是现实一点,我们回不去。我家波儿,来美国的时候还没上学,现在他都上五年级了,中国字认不了两个,连自己名字都写不了,回国怎么办?我自己从大学老师变成了教两岁孩子的老师,回去怎么找工作?都说出国是条不归路,千真万确啊。”

“可是在美国,日子也不容易,我们才来了几个月,我觉得自己花钱的观念都变了。以前在国内,工资虽不高,可从来没有缺钱的感觉。现在,一分钱恨不能掰成两瓣儿来花。”肖雨禾边劝大家吃苹果,边抱怨。

“掰两瓣儿,那你是富人,我要掰十瓣儿还觉得不够呢!”赵跃进又嘲笑自己道。

他们吃着,聊着对美国的感受,对生活的满意和不满意,一直坐到半夜,大家互相说了“圣诞快乐”,魏军夫妇才带着儿子回家。

元旦刚过,苏珊给肖雨禾打电话:“我替你问过了,宇航中心游乐场经常需要志愿者,你去问问。”

按照苏珊说的地址,肖雨禾辗转找到了宇航中心游乐场。

办公室在游乐场后面的小楼里。一个年轻女办事员听说是来申请志愿者的,非常热情。她一边介绍说自己的名字叫阿曼达,一边随手伸向桌子上的文件夹,取了最上面的一份递给了肖雨禾,说这是介绍游乐场概况的文件,并告诉肖雨禾下周一上午九点来开会。

肖雨禾很开心,总算可以做些事儿了,她急切地盼望着下周一快来。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