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选了自己人担任下任校长 | www.wenxuecity.com

哈佛选了自己人担任下任校长

打印 (被阅读 次)

哈佛今天宣布的新任校长人选为哈佛的自己人-Lawrence Bacow,已经66岁了,看来哈佛是短期打算。哈佛校长这位置本身就是坐不长的,耶鲁校长可以欣赏哈佛走马观灯的校长换人的风景。哈佛作此决定可能与哈佛和美国现在面临的挑战相关,需要有经验的领袖为未来把航。哈佛钱财的不争气局面,遇上川普对捐赠基金征税,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哈佛现任校长浮士德是罕见的没有哈佛学位的校长,这次哈佛又走另一极端,Bacow的三个研究生学位都是在哈佛拿的,包括JD和PhD。他在年轻时似乎有读不完的书,这在某种程度上为不自信的表现。他的本科学位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在中西部的密西根长大。本科MIT和哈佛PhD,这是与横冲直撞的哈佛前任校长Larry Summers相同的经历,并且Bacow还在麻省理工学院长期工作过。

Bacow曾担任过Tufts校长十年,他也当过MIT的Chancellor(这是向校长汇报的一个职位,分管学生的)。在哈佛前校长Larry Summers 被赶下台时,他就是继任者的热门人选之一。当时遴选委员会找到他,他是主动退出,一则他当时为Tufts校长,另外他可能已经意识到:哈佛当时在政治正确的洪流中锁定了女性校长。哈佛为此牺牲不小,Bacow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我们需要在控制费用方面做得更好”,这是明确直指哈佛现任校长在资经管理方面的不足,哈佛捐赠基金的涨幅几年来都明显落后于耶鲁。

Bacow当然是相当称职的人选,不可能有人比他更有资格了,他的博士就是公共政策方面,他还是哈佛董事会的成员,并且他在过去六年就在哈佛工作。十分令我吃惊的是,Bacow这次还在校长遴选委员会里面,选去选来自己成了校长,这经历与小布什的副总统切尼相似,哈佛为了面子让他在决定临近时退出了遴选委员会。Bacow的太太是他在哈佛法学院的同学,两个儿子本科不知是读的麻省理工学院还是哈佛,MIT没有legacy,当然我们不知道他太太的本科院校。

虽然哈佛这次顶着压力没有选拉丁裔候选人,但是新任校长的家族同样经历过悲惨的命运: 爸爸是移民美国的难民,妈妈是纳粹Auschwitz集中营的幸存者,并且是整个镇里唯一幸存的犹太人,全家其他人都死于希特勒的暴行。美国旗舰大学的校长的这些经历,必将会成为有力的证据以反击川普的移民政策。这样的历史在哈佛很少见:Summers, Faust和Bacow三任校长都与犹太相关,Summers和Bacow为犹太人,Faust的丈夫是犹太人,耶鲁近二届校长也是犹太后裔。

犹太人的特点是同情弱者,因为他们在早年深受美国清教徒的歧视,他们在名牌大学读不了时,只有自己创办Brandeis大学或Albert Einstein医学院。在大学歧视录取过程中为亚裔呼吁的,并且创新概念称亚裔为"新犹太人”的,都是美国犹太知识分子或学者。不知Bacow接管哈佛后会采取什么措施?美国教育部已经迫使哈佛向他们汇报亚裔录取的资料,因为亚裔团体控告哈佛存在录取歧视。面对这个政治压力,哈佛虽然嘴硬但是内部已经做出调整:去年底的早期哈佛录取,亚裔学生比例为近年来最高的。

czhz 发表评论于
朱容基在MIT的演讲好像就是他主持的,MIT的president似乎没出席那次演讲。
rock_van 发表评论于
这是从700个候选人中选出来的。
按一些中国家长的标准,他还不能算哈佛人,因为他的本科不是哈佛的。
金韦 发表评论于
亚裔美人也可以学犹太人办自己的学校
登录后才可评论.